颜强专栏:2020,体育赞助,全球萎缩37%

颜强专栏:2020,体育赞助,全球萎缩37%
疫情之下,全球体育赞助,将会面临巨大损失,这种危害将有可能延续多年。根据一项最近的调查显示,2020年,全球体育赞助市场规模,将会从425亿美元下降到280亿美元,有37%的降幅。这种萎缩,会影响到全球体育产业所有的板块。其中受打击最严重的,会是职业足球和奥运相关项目,这些运动项目和赛事,过往得到的全球化品牌支持度最高。既然是体育赞助的最大获益者,市场崩塌,自然也是最深受害方。一个叫Two Circles的体育营销调查机构进行统计,在2020年将启动的各种体育赞助合同,目前都处在暂停状态,一些早已启动的体育赞助行为,大批量地被终止——各种赞助商在严重经济危机之下,都开始了砍成本的行动,或者有些赞助商已经就不存在了。从赞助商所属行业分析来看,国际航空公司、汽车制造商、能源和金融服务,这四大类行业受到的打击极其严重,所以过往通过赞助体育,来扩大影响力、提高自己品牌美誉度这样的投入,是最早被砍掉的部分。调查显示,从2020年3月开始,全球体育直播赛事全面停摆,透过这些体育赛事,传递的各种营销和品牌服务极度萎缩。体育赞助市场上最积极的参与者,不得不收缩战线。体育行业内,能对疫情有一定抵抗力的,更会是那些能够充分利用数字化技术和社交媒体,来直接抵达自己用户、和用户产生社交关系的项目。例如最近的网络飞镖锦标赛、以及“后院撑杆跳对抗赛”等等。这样的赛事或者项目,还能在隔离期间,透过移动互联网传播,保持一定的活跃度和流量,从而可能吸引一些新的赞助商。所有行业观察者都会说,虽然体育的每一个角落都受到了沉重打击,“我们仍然相信,体育经济,长远来讲不会衰退。”这种说法有过于乐观的嫌疑,当赞助市场发生崩塌,行业从业者不积极求变以自救,那么当疫情危害逐渐减退、市场机会重新出现前,你和你的项目能否维持生存,是一个巨大的疑问。相对细致的分析显示,国际航空公司,对于体育赞助的规模下降最大,其次是金融服务业。有统计显示,包含各种保险公司在内的金融服务商,2020年,已经在体育赞助方面削减了45%的预算。和这些行业关联紧密的一些体育机构,例如被贴有Fly Emirates、AIA、Etihad、AON等商业标签的赛事或运动队,财务状况都会深度受损。与此同时,根据欧足联统计,欧洲足球顶级联赛俱乐部,在超过两个月的疫情停摆中,损失已经超过43亿美元。这只是一个暂时数据。进一步分析,倘若欧洲大部分联赛,都不能完成2019-20赛季,最终损失可能会超过730亿美元。德甲已经在5月16日复赛,英超意甲和西甲复赛时间,最早也只能是6月12日。如此的损失预估,可以看得出来,为什么欧洲联赛都急于重启——损失确实太大。为了尽可能完成本季赛事,欧足联有可能会在2020年10月、11月国家队比赛周,一个档期时间安排国家队3场比赛。但是2020—21赛季何时启动,现在大家都没谱。即便是能重启的联赛,也只可能保持空场进行,对于德甲多特蒙德这样现场上座率巨高的俱乐部,主场收入是俱乐部财务重要构成:每一场联赛空场,多特蒙德都会少收入少收入320万美元。英超剩余的9到10轮比赛,都只可能空场进行,英超俱乐部的损失在这一项上,会超过10亿美元。赛场容量越大、上座率越高的俱乐部,损失越大,像曼联和阿森纳,各自收入下降将分别是1.4亿英镑(1.72亿美元)和1.22亿英镑(1.5亿美元)。欧洲职业俱乐部联盟(ECA)的首席执行官查理·马夏尔,如是分析说:“比赛日收入的锐减,会对职业足球全行业形成连带影响——那些现场观众多、比赛日收入高的俱乐部,往往也是欧洲乃至于国际足球转会市场上的高投入者。他们收入下降,会导致整个足球经济生态的衰退。”从经济学角度分析,疫情延续时间越长、这些豪门俱乐部的恢复能力会越差,连带影响也会越恶劣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